母親的菜地

來源:香格里拉網 作者:魏卓玲 發布時間:2019-07-18 11:15:34

在每個人的心靈深處,總有一份對故鄉的眷戀和牽掛,一如那讓人唇齒留香的老酒,歲月愈久愈甘醇傾心。

從畢業工作到現在,始終沒有停止過奔波的腳步,直到今年春節回鄉過年,才在母親那依然如故的菜園里忽然找回了我記憶深處那份久違的鄉愁和眷念。

故鄉在維登,是一個氣候宜人的江邊小鎮。維登村子不大,百十戶人家依山而居,村下是一壩蔥郁的稻田,瀾滄江從山腳流過,默默無聲地養育著這片土地上勤勞而樸實的人們。

打小,家留給我最深的印象便是眾多的兄弟姊妹和母親整日忙碌的身影。那時農村生活還只是吃飽不錯的時候,父親靠做做小裁縫和賣冰棒賺點錢貼補家用,家里兄妹5人都在讀書,改善三餐伙食全指望房前那一片蔥郁的菜地。

母親為了全家辛勤耕耘,使得一年四季總有新鮮菜肴端上桌子,我們因而也記住了媽媽的味道。春天菜花開的時候,母親會將菜尖做成酸辣爽口的茺菜下飯,待到夏秋兩季,更是有吃不完的時鮮蔬菜,什么蠶豆、黃瓜、菠菜、茄子、西紅柿,一畦畦生機昂然,像百寶盆一般,給清貧、簡陋的家帶來了歡笑。就算在冬季,小菜園里依然有蒜苗和青菜,母親總能用一個雞蛋或一點點臘肉炒出蒜苗的濃香,引得在外玩耍的我們總能尋香歸來。那時候,日子雖然簡單而清苦,但兄妹5人從不爭吵,放學回家總是大的做飯、洗衣,小的挑水澆菜,周末就上山扒豬窩、拾柴火。那日子留給記憶的不是辛勞,而是親情帶來的溫馨和美好。

如今,兄妹5人都已在外成家立業,回家的日子少之又少,年邁的父母已不用再為生活操勞,母親除了每天為父親做飯外,就是仍把那塊菜地拾掇得蔥郁如初,時不時的,母親還會托鄉人給遠在縣城或者州府的兒女寄來時鮮蔬菜。每年春節,大家都會回到父母身邊過年,只是相互之間那份其樂融融的感覺越來越少,偶爾的還會為一些雞毛蒜皮的瑣事爭吵幾句。三五天過完年后,我們便各奔東西,母親從不挽留,只是從菜地里摘一些青菜和蔥蒜給兒女們帶上。

也許做兒女的從不曾因為母親依然四季耕耘、不厭其煩地將街面上隨處可見的尋常菜寄給我們而感動。但隨著歲月的流逝,步入不惑之年的我忽然覺得心底那份封存了很久的鄉愁被觸碰了。

母親在菜地里種下的,是對我們的牽念和希冀,她總是以她的方式在提醒我們記住家的方向和親情,母親種的菜,自有一種味道是任何菜肴都無法比擬的,這種味道其實早已植根于我們的腦海,等待某個清晨或日暮喚起我們對家的眷念。


責任編輯:王靖萍

上一篇:電話的回憶

下一篇:旁聽青年讀書會

分分赛车开奖 谷歌股票行情实时查询 网易彩票现场直播 上证指数十年走势图 pk10的技巧有哪些 北京快乐8开奖走势图 打字赚钱平台(日结) 山东11选5和值每期多少 幸运赛车开奖走势手机版 大乐透现场 股票分析方法中进行技术分析 极速11选5软件 快乐飞艇人工计划 168澳洲幸运5开奖结果 江西水泥股票行情 广东11选5中奖金额 幸运赛车奖金